主页 > 游戏人工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2020-05-27来源:游戏人工
点赞:121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文/仿生鹿

《录影带谋杀案》(Videodrome)是经典电影《变蝇人》(The Fly) 的导演大卫.柯能堡早年的作品,内容充满了阴暗的成人幻想,用简单的录影带来贯穿整齣电影,彻底道出人心最深处的慾望与黑暗,看得出其中也隐喻了对于电视媒体的批判,进而叙述人类透过科技来操纵他人心灵的作为。

※以下有部分剧情洩漏,请自行斟酌后再阅读


剧情简介:

麦斯是83频道「市民电视」的总裁,而这个频道专门播送情色影片。为了寻找更有商业价值的节目,麦斯委託职员哈伦拦截各地的频道。某日,哈伦将他发现一部名为「Videodrome」的节目拿给麦斯看,这个仅有暴力、虐待而没有角色与剧情的节目,其逼真的内容吸引了麦斯、使他进一步想了解「Videodrome」,然而他却不知自己正掉入一个可怕的陷阱......


一、性与暴力的幻梦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麦斯因为上了一个谈话性节目、探讨他的争议性频道而认识了电台名人妮琪,两人因此契机进一步发展关係。某次妮琪来到麦斯家中,偶然发现了哈伦为麦斯录下的「Videodrome」影带,原本麦斯以为她会对内容反感,但意外的是妮奇竟表示这类影片使她「性」致高昂,两人便以这虐杀影片助兴而亲热了一番......

之前在谈论Cult片时也有讨论到,究竟观看性、暴力的影片是否使人变得更加残暴?如剧中麦斯在谈话节目上所说的,这或许是一个给予人们非现实的幻想出口,抒发内心对于禁忌的冲动,但反面来说,也有可能像女主角妮琪一样,渐渐对于受虐上瘾、进而走火入魔,可是,人还是有自身的知觉,并非一味地接受外在的资讯,即使频繁接触暴力资讯,只是将人一步步拉近那条不可跨越的界线,是否越界还是端看人们自身的抉择。

我认为,人类对于「知」这件事情,不能只想追求上限、往高深艰涩的地方发展,去探索「下限」也有其意义,那幺下限是什幺?讲得通俗一点就是法律、伦理道德,这些事物都是与时俱进的,因为时代变迁而反覆改变,甚至有时我们认为自己是在追求高科技、知识的上限,其实有可能是在跨越道德的界线,例如複製生物、改造人体等等技术。所以说在这件事上「上限」与「下限」并非单一线性的光谱,有时两者可能是交叠的。


二、资讯制约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麦斯渐渐陷入「Videodrome」的过程中不断地出现幻觉,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出现异状。某次在家中观看影带时竟发觉自己肚子上裂开了一个大缝,甚至拿起身旁的手枪伸进去试探,但忽然醒来后却发现裂缝不见了,同时手枪竟也消失。接着,再一步步接近「Videodrome」背后的幕后黑手时,竟发现自己并非偶然地接触到这部节目,背后的主谋更是把麦斯当作是录影带播放器一般,将带子塞入麦斯腹部的裂缝以操控他的心智......

在上谈话节目时,一位叫做欧布莱恩 (O'Blivion,实际上就是Oblivion「遗忘」) 的教授,本人没有出现在现场、却用预录的影带来发言,并且说了一句重要的话:「阴极射线管是人类新的灵魂之窗,在萤幕上出现的事物对于人们来说已经是真实」,这其中隐含着对于资讯媒体的批判,以及人们过于重视电视等影像媒体的存在,反观现在的人,不只电视,手机、电脑透过网路发展成新一代的传播媒体,比起电视、广播来得更加迅速、可怕,或许人们开始摆脱电视传播的内容是否为真实,但是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制约。

我们身处在虚实交杂、资讯爆炸性且流通迅速的时代,只要有心,操弄信息让它成为人们心中潜在的意识形态并非难事,这也是其之所以可怕的原因,我们不一定清楚自身所思所做都是源于自己的思考,很可能是他人所植入的假认知,就像以前大家都认为睡眠要八小时才足够,但是经专家研究发现这并非事实,很有可能是安眠药厂商为了促进销售而发出的「伪知识」。


三、白癡箱子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麦斯透过生意上的友人玛莎得到了关于「Videodrome」的第一条线索,也就是之前在节目上同台的欧布莱恩教授。麦斯来到了一间叫做「阴极射线传道会」的怪异场所,裏头有着许多人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而迎接麦斯的是教授的女儿碧安卡,她告诉麦斯这些人是因为缺乏接收阴极射线的资讯而来这里「治疗」,然而此行麦斯并未如愿见到教授,而是事后才收到一捲录有教授谈话的录影带......

在「阴极射线传道会」中的人们,一个个像是失了魂似的看着电视,然而碧安卡说的「缺乏接收阴极射线」是什幺意思?这是在隐喻对于接收资讯弱势的族群,可以看到在传道会中的人们有年长者、有穿着打扮较像是蓝领阶级的,这些人原本在社会中本就处于弱势,更因为比资源富裕者缺少接收新资讯的管道而损失自身利益。然而大量接收资讯未必是件好事,毕竟比起「接收」、「创造」资讯的人更具有优势与主动权,而以被动之姿接收资讯的族群只能得到创造方允许其得到的有限讯息、而把有利的信息留予自身,使得两方的差距越来越大,贫者越贫、富者越富......

在英文俚语中电视也被称作「白癡箱子」(Idiot box),或许是称多数电视节目毫无知性、无须思考,内容白癡至极,亦或者是说观看者看着这些内容也像个白癡一般,愚笨的观看者看着愚笨的内容。人们看似能自由选择电视节目,但事实上我们看着的是经他人筛选过才释出的内容,是种自由的假象,我们只能从他人给我们的选择中挑选节目观看,而无法随心所欲地选择节目会有什幺样的内容,透过这样「有限的自由」,媒体就容易断章取义、譁众取宠,甚至搬弄是非......


四、新世代媒体战争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麦斯开始一步步接近真相,发现欧布莱恩教授也与「Videodrome」有关係,透过教授的女儿碧安卡她才得知,事实上欧布莱恩教授早已在一年前过世,但是他透过预录的影带仍继续与人们对谈。后来麦斯才得知,原来「Videodrome」背后的製作公司「奇观光学」与碧安卡所成立的「阴极射线传道会」俩着间有着对立的关係,而前者的负责人贝瑞更是用录影带操控麦斯以前往杀害碧安卡并夺取83频道。但是,早有準备的碧安卡却也反过来利用录影带操控麦斯来毁灭「奇观光学」......

事实上「录影带谋杀案」这个翻译不甚理想,因为「-drome」这个字尾的意涵通常表示某事运行的场所或者竞技场,而剧中「Videodrome」指涉的是拍摄该暴力录影带的节目,但是再进一步地去思考,其实可以引申成人们本身就是「Videodrome」,观众本身就是媒体间角力的斗技场,各种意识形态的汇流与冲突,最后的赢家便能掌控大众。看到现在台湾的政治人物,同样也常在网路上发言,有抹黑造谣、有抨击批评,至于谁能掌握最终的话语权、孰优孰劣,相信人们心中自有分寸。

在这个电视与纸上媒体逐渐弱势、网路快速传递资讯的时代,资讯虽廉价易得但却也因其过分充斥社会而显得重要,因此现代人最重要必须具备的基础能力,便是学习如何去分辨资讯的真伪以及其背后潜在的目的性,这比起任何的专业知识或高深学问都来得重要,因为若不懂得去分辨、保护自身,很容易就沦为他人的传话筒与傀儡。


后记:

《录影带谋杀案》当人脑变「媒体角斗场」

资讯媒体的演进与资讯本身的大爆炸再再冲击着人类社会,我们身处这个讯息过剩的时代,每天面对着接收不完的新知,但大多数都是无用、甚至是有害的,该如何去芜存菁、保留真正有益且并非他人操弄下的资讯,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的。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