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志时代 >他们经常吵架太太去世那一刻他才明白她需要什麽 >

他们经常吵架太太去世那一刻他才明白她需要什麽

2020-06-17来源:杂志时代
点赞:916

徐清和我是同时到一个单位工作的。刚结婚那几年,房子紧张,我们两家住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称为团结户。住在团结户才发现他们夫妻经常吵闹,我们则成了他们的义务调解员。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两人又打了起来。我把徐清拉到客厅,徐清气愤地说他老婆好虚荣,在外面随便搭理不熟悉的男人。说着就又站起来用脚猛踢他们那已经关上了的房门,门没踢开,自己的脚痛的不行。我又赶紧将他扶住,让他坐在凳子上,开导他,让他平静下来。

随后,我又去劝解他太太。原来他太太前一天骑自行车上班时,有个男人与她同行,并与她打招呼。让她很惊奇的是,她不认识这个人,他为什幺对她的情况知道那幺多?带着这个疑问,她回家把整个情况和徐清讲了。结果徐清不仅不开导她,反而指责她好虚荣,越说越难听,好像太太已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一气之下,她就铲了徐清一嘴巴,二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但当他们都分别把情况讲了后,气氛就逐渐缓和下来了,各人又去收拾搞乱的房间。我知道一场战争结束了。

徐清有次跟我说,他们并不想吵架,可往往会为一点小事谈不合意就干起来,每次吵架之后,又都后悔。后来,他太太患上了一种惧冷症,一到冬天,他们吵架的时候,她觉得从屋子到身子,从被子里到骨子里,都充满了寒意。这样,他们的争吵少了下来。

一个冬夜,她不再和他吵了,不吵的原因是她患了重病,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他连夜背着她,打的(计程车)上医院。到医院才发现,这一天住院的人特别多,她只能被安排在走廊的一张长椅上输液。

过了午夜,四週一片寂静,窗外,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来的时候,他根本没料到住院的过程会如此艰难,更没料想到住院部的中央空调出了问题,他们来不及拿被子和热水袋,甚至来不及穿一件厚实一点的棉衣。

因为风雪,全城所有的公交车辆,包括黑的士都已经下班了。家离医院太远,时间太晚,他们又不想惊扰子女。他决定守着她,他解下外套,紧紧地抱着她,试图以这种方式为她驱寒。然而,根本不奏效,不久,他自己的身子也在瑟瑟发抖。而他更能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冷气不住地钻进她单薄的身子,深入骨髓。

他脱下身上最后一件毛衣,轻轻给她盖上。为了御寒,他开始不停地来回走动,到后来变成了跑动。每跑一个来回之后,他就用发热的手,紧握着她冰凉的手,为她的身体输入自己的体温。

温暖中,她醒来,看见了身上的毛衣,还有他身上单薄的内衣,一下明白了什幺。她想喊,但喊不出声。他看清她的眼神,当即俯下身去,将耳朵贴近她的嘴巴。

她用手指指毛衣,示意他穿上。他一把按住她:「不,今晚无论如何你得听我的!我不冷,你没看见我正在出汗吗?」说完他抓过她的手,按住自己的额头。他的脸上,汗水静静流淌。她的脸上,已是泪雨纷飞。

一个月后,她去世了。临别的时候,她握着他的手:「谢谢你,这辈子你给了我一个最温暖的冬夜,我知足了。」

后来,徐清在其一篇博文中写道:「直到她去世,我才知道,能给她带来幸福和温暖的,不是豪华住所,不是美味佳肴,而是一点点关怀。那一夜,我只给了她一夜的关怀,却温暖了她一生。」

相关阅读

随便看看